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律师呼吁将呼格吉勒图案重审作为司法公开标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0:32

王振宇律师在接手呼格吉勒图案7年后终于看到了本案卷宗 王振宇律师说“呼案卷宗”具体内容尚不能对外公布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日宣布,经过对呼格吉勒图案的申诉审查

,认为本案原审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符合重新审判条件,决定再审

。但由于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已经死亡,本案将依法采取书面审理方式,不开庭审理。  目前该案重审程序正在进行中。呼格吉勒图方代理人之一、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王振宇律师刚刚完成卷宗查阅,正在形成书面辩护意见。昨日,王律师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透露,前天他已向内蒙古高院寄出了“力主将此案改作开庭审理”的建议和申请,目的是为让呼格吉勒图案的重审能成为司法公开的一个经典样本。”  当时就知道这案子没个头儿  王振宇在2007年就介入了这起“悬案”,为呼格吉勒图的父母代理申诉案件的重审。2005年犯罪嫌疑人赵志红落,供述了自己是呼格吉勒图“4·9奸杀案”的真凶,随后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开始了长达9年的上访申诉。王振宇回忆说,内蒙古高院的人对夫妇两人也很同情。但出于种种原因,案件重审还是迟迟没有启动

。  :您在什么情况下接手了这起案件的代理工作?  王振宇:2007年的时候,有采访过此事的朋友把我介绍给了当事人,说当地的律师“可能会受到干扰”。  :在代理申诉的过程中,您和内蒙古政法系大的抱怨。王振宇也希望,这起案件能够对我国的司法改革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怎样才能做到“查清事实”,而不仅是“疑罪从无”?  王振宇:我昨天发给内蒙古高院的另一个建议,就是要调取关于赵志红案和呼格吉勒图案的所有证据——尤其是赵志红案。  :内蒙古高院方面曾表示调查取证很困难。  王振宇:如果说调取呼格吉勒图案的证据,确实难。但是可以调赵志红案件的证据啊。把它们收集过来,纳入到这个案件的审查,把他的案件的相关细节跟呼格吉勒图案相印证、两厢确认,证明不是呼格吉勒图干的,就这么简单。一个人不能被杀两次,如果能证明是赵志红杀的,就能把呼格吉勒图给排除了。这就从“疑罪从无”提升到了查清真相。  :在8年前对赵志红案件进行审判时,公诉意见中单单少了“4·9奸杀案”。  王振宇:对,但这个案件的卷宗全都有,当时公安肯定对他的案子侦查了,即便是当时审理中断了,要补充侦查,那些证据也应该有。就在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  现在就我拿到的8本案卷,里面除了新近的的再审立案决定、判决书这些浅层次的材料,其余的都是原先的侦查和判决材料,很多互相重复的内容,但就是没有赵志红的,也没有形成新证据。所以我现在还是比较急切地申请调取证据

。我作为律师也可以去收集证据,但那还要法院来质证,而法院自己调取来证据的话,确认性就更强一些。  目前只是审呼格吉勒图这个案子,卷宗还是少,证据种类很单一,很难查清不是他做的——也许最后不能确定是他做的,“疑罪从无”,但我们是希望确定不是他做的。  :也就是说最终翻案希望很大,只是定性不一样的问题了?  王振宇:我对最终实现翻案还是乐观的。这是从社会潮流上来判断的,在各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才有了今天这个局面。  我们国家承认了司法是在不断进步的,承认了这个历史和现状,那现在案件重审的启动方面,门槛是不是应该更低些?事情刚刚出来时,有媒体说呼格吉勒图案是“内蒙古版的聂树斌案”。现在内蒙古版的都有希望了,原版倒还没有动静。  :这起案件对司法改革有何启示?  王振宇: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以往我们实行错案追究的制度,追求破案率和判决率作为考核指标,这都会让问题发生。尤其是错案追究制,它的本意是对办案过程进行监督,但实际上却让错案的翻案变得更难。与其强调这个,不如把司法建设得更缜密,将发生错案的几率降到最小。文/本报 薛雷 :络

微信怎么卖东西
有哪些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