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女学生颜值低被嘲讽瞒家人整形称怕死在手术

发布时间:2019-10-13 05:28:24

  女学生颜值低被嘲讽 瞒家人整形称怕死在手术台

  陈羽蒙

  陈羽蒙

  陈羽蒙

  陈羽蒙,女,21岁,郑州某高校大四学生,英语专业。身材瘦小,但脸形方圆。头发浓密,但额头偏窄。眼睛很美,但鼻梁很塌。学习好,毕业后想做口译。因颜值低,她在打工时都一直被顾客嘲讽。为了能变美,并在求职时增加筹码,她瞒着家人报名参加了河南某医院的整形活动,十天之内,做了高达50万元的磨骨、隆鼻、双眼皮、垫下巴等整形手术。在做磨骨之前,她坦言,最怕的不是被人知道,而是怕“死在手术台上”。

  一个漂亮的表妹

  表妹是这样的,白白的,瘦瘦的,高高的,美美的,成绩好,学校好,男友好。

  我是这样的,黑黑的,矮矮的,脸大大的,很努力,但学校不好,没男友。亲戚们是这样说的:“你看人家都考上武大的研究生了,我看你能考上个啥。”哥哥是这样开玩笑的:“你看你的大饼脸,又黑又方,你是咱家亲生的么?”这些话,萦绕在我18岁以前的人生里。那时的我,最反感的,就是和漂亮表妹的比较。但表妹对我很好。那时我的世界很美好,只有她很美的概念,还没有我很丑的意识。

  关于男生的记忆

  他高高的,眼睛很大,鼻梁很挺,皮肤却黑黑的,我们喊他“非洲小王子”。

  因为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很丑。所以我和小王子玩得很好。现在想来,高三的日子过得还是不够紧凑,不然为什么,我们会吵那么一架,然后他说了那样的话?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他生气地大喊:“人家从天上掉下来都是脚着地,你是脸着的地吧?又大又平!”全班哄堂大笑,没一人安慰。而我,竟无言以对。人生第一次,审视自己的容貌。原来我是丑的

  我的衣服都是黑色或灰色。我喜欢缩着肩膀走路,喜欢蜷在角落里,喜欢没有阳光的地方。

  我不自拍,更不发自拍照。不化妆,不参加一切需要打扮的社团活动。不喜欢逛街,不喜欢买衣服。因为我是长成这样的:额头那么窄,颧骨却那么高,下巴那么短,脸形却那么方。眼睛大,却是单眼皮。我没有自拍和化妆的资本。我大一在美容院打工时,我的顾客是这么说的:“看见你的样子我就不想买你推荐的产品。”我已经分手的男朋友是这么说的:“你的脸长得怎么这么畸形!”我的闺密和同学是这么说的:“平底锅脸。”“露那胖那。”因为我自卑,路上谁多看我一眼,我就在想,他是不是在嘲笑我的长相。我成绩好,要强,办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拉。我从不与人争吵,也从不反抗别人的嘲笑。因为我晚上可以偷偷地哭。

  手术和心术

  我被选上了做整形,50万元的费用全免。

  和其他所有的心事一样,我没告诉任何人,更不敢告诉家人。手术时间定在5月9日,我开心了一天后,就开始害怕。医生说我需要磨骨,我怕死在手术台上。我怕变化太大,亲朋好友认不出来,我怕别人指指点点。我开始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不到一周,脸上长满了痘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的决心反而坚定了。人生的很多机会,不是人人都能抓得住的。我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变美。我是穿着表妹送给我的裙子,来到医院的。室友们都说,从没见过我穿这么漂亮的裙子。至今还记得,躺在手术室里的紧张。那种心情既期待,又恐慌。手抖得针头都插不进去。还记得全麻失去知觉前,我摸了摸自己的大饼脸,真的么,我就要跟“平底锅”再见了?

  蚀骨的痛

  医生和护士都说,手术非常成功,效果非常好。

  我看到守在病房里的室友,惊讶得咬着拳头望着我。我看到医生满意的笑,看到护士在我周边忙来忙去。我戴着头套,每分每秒都在品尝着为美丽付出的代价:骨和肉的分离。痛,真的痛,蚀骨的痛。邻床的姐姐告诉我,生孩子都没这么痛。那关羽刮骨疗伤时呢?和这个差不多么?我觉得我有点后悔了。如果术后6小时的危险期我没熬过去,我死掉了怎么办?我开始崇拜那些整过形的明星。他们为了美为了事业,付出了多么痛的代价啊。听医生说,磨骨时,血滋滋地喷。是工匠在创造家具时那刀锯均上的场景么?后来,我总忍不住摸自己的脸,感受那被打凿的痕迹。再后来,我坦然地接受了对眼睛、鼻子、下巴的改造。真的,忍过了磨骨,这些都不算个事儿了。5月18日下午,我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瓜子脸。开心得要流泪了。

  美和怕

  现在回想起来,若不是从小被拿着比较,若不是亲朋一直说我,我可能会对自己的丑觉醒得晚一些,可能走不到这一步,可能不会整形。环境对人的影响真的很大。我是如此后怕我当初的勇气。然后,我真的开始怕了。我的变化大么?爸妈会认不出我么?我该怎么解释?以后谈恋爱,我若告诉男朋友我整形了,他会接受么?医院的宣传期要到了,朋友们会在广告中看到我么?他们会对我指指点点么?会有什么后遗症么?可是,我真的变美了,真的。我离口译的职业梦想近了,离美好的生活近了。以后会有永久美白技术么?另外,我还想做个胸……

民生历史
内涵笑话
法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