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人生宛若梦幻 第二百三十节 魔窟(中)

发布时间:2019-09-24 19:50:29

人生宛若梦幻 第二百三十节 魔窟(中)

“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修芬对赫莉道。

“我和哥哥多说了几句话。”赫莉略带怯意的道。

“下次别这样了,这里的管理很严格的。”修芬强抑怒气道,如果是在平时,像赫莉这样不守规矩的,早就先抓起来加以处置了。一般先由克瓦希尔教会她做女人的滋味,然后丢进小黑屋里去强制性薰香,只要她上了瘾,要扁要圆就由不得她了。

但眼下却不行,马上就到时间招待丽姿葩了,而在这么短时间内要满足柯慕贤那个色鬼的要求,眼下就只有这个赫莉,既是精灵,而且还没经过任何啪啪啪,其实精灵一点都不太在乎这个,只在乎是否情投意合,以及门当户对,就算是在蔚蓝大陆,对男女间的啪啪啪关系也不是必须首次,不知道那个柯慕贤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洁癖。

可是却又不能不满足他,就算讨好丽姿葩成功,能打通影业之路,但是将来还是少不得要有柯慕贤的支持,那不只是倚仗他在阿斯图里亚斯本土的人脉,更重要的是在不夜城还需要他的帮忙。

所以克瓦希尔才要修芬不要以以往惯用的手段来对待赫莉,而是尽量以柔性手段把这几天混过去,只要等招待完了丽姿葩,柯慕贤也满意了,就立即用平时的手段控制赫莉。

当然,现在也不会无所作为,打着保证客人安全的口号,要求赫莉必须套上禁制环就是一种手段,今天晚上来则是进行更深的控制,虽然现在不便强行让她上瘾,但是用用柔性手段还是可以的嘛,克瓦希尔交给修芬的迷迭香粉可是号称效果超过香涎膏数十倍的。

赫莉连忙在修芬面前承认错误,修芬也就不再追究,而将话题转向别的。

“我到这里主要是看看你住的地方,还满意吧?”修芬道。

“很满意,这里比我以前住的地方还好。”赫莉环顾一下住的地方道。

她现在居住的地方是商务会所提供的宿舍

人生宛若梦幻  第二百三十节 魔窟(中)

。两人一间,同室的室友叫南娜,不过可能是因为初来乍到的原因,这位室友和她还没说过几句话。

从居住环境来说还算是不错了,至少比兰德他们分配的居间强多了,他们多个人共居一室。

“满意就好了,你完全不用担心列夫那帮人。只要好好工作,你哥哥和你的的麻烦。老板会替你挡住的。”修芬语气停了一下,满意的看到对方脸上出现惶恐的神色,然后语气一转,手上也多了一个小纸包,“我这两天对你的训练是不是艰苦了一点,你如果吃不消的话,可以服用点提神的东西,我这里有点东西,你可以拿去。觉得没精神的时候就用用。”

“是香涎膏吗?”赫莉神色微变,有点戒备的看着修芬手上的纸包,摇头道:“我哥哥说过,让我千万不要沾上这玩意儿。”

“呵呵,香涎膏没那么可怕,你哥哥不是好好的吗?”修芬笑道,“何况我手上这个不是香涎膏。是迷迭香粉,只有香涎膏的好处,没有坏处。”

“是吗?”赫莉迟疑着,终于还是伸手收下了纸包。

“收好它,觉得累的时候就用金属箔加热吸嗅,比香涎膏方便多了。”修芬目不转睛的看着赫莉。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让对方吸食,不过此时还不便用强,万一激起对方激烈的反抗,就算用强使对方驯服,但是却可能赶不上三天后的时间了,现在只是希望用柔性手段让她开始立即吸食。先作铺垫罢了。

赫莉收起纸包,努力的挤出笑容。

“明天我们继续训练。”修芬微笑道,然后她转了转身子,向同室的南娜道:“赫莉是新来的,你可以得‘照顾’好她,知道吗?”

说完,修芬倒退着退出居室,然后拉上了房门,皮靴着地的声音响起。

过了好一会儿,赫莉才如梦初醒般扭过头来,向室友强笑道:“南娜,你好。”

南娜只是冷冷的扫视了她一眼,然后突然道:“你为什么来这里?我是说到会所里来的?”

赫莉按照编造好的理由又说了一次,南娜沉默了一下道:“这里的规矩,同室的如果出事,室友会获罪。”

“获罪?”赫莉睁大了眼。

“是的,萝塔逃走了,所以她的室友就倒楣了。”南娜不理会她的奇怪,自顾自的道,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赫莉,“所以,别给我带来什么麻烦,我还想活下去。”

赫莉一时不知所措,南娜说完也不再理会她,向自己的床走去。

就在这时,房门被轻轻敲响,南娜霍然回头,低声喝道:“谁?”

“赫莉,是我们。”

赫莉听出声音,连忙向南娜道:“是我的哥哥和他的朋友,他们担心我住得不习惯,所以过来看看。”

不等南娜反对,她打开了门,凡赛堤、霍丘、兰德、杰克逊快速的进了屋,然后重新关上了门。

“这里是侍女宿舍区,不是你们可以随便进来的。”南娜退后几步道。

“噢,这位是南娜小姐吧,请不用惊慌,我们其实只是担心赫莉,所以偷偷过来看看而已。”兰德抢在凡赛堤说话前上前。

他故作轻松的打量着居室,这居室还算不错,至少比他们现在的居室是强多了。

南娜的脸色却并没有好转,不过也没有发出喊叫,霍丘则一直关注着她。

“难得来一次,南娜小姐,我们聊聊天如何?赫莉才来不久,你在这里的时间远比她长,这里怎么样?我是太平商务会所,那位叶夫根尼老板平时待你如何?”兰德问道。

南娜冷冷的道:“老板待我们很好,你们没事就请离开吧,这里不准你们这样的人过来的。”

兰德当然不会听他的,因为他们这次过来,是打算亲眼看看,亲耳听听,看能不能找到太平商务会所真正有问题的地方,这些天他们虽然顺利进来,但实际并无太大进展。感觉整个会所是外松内紧,明禁暗探,控制极严,他们除了呆在厨房,根本发现不了什么,难得有个机会可以亲身接触到南娜这样的侍女。

“不要这么着急的赶我们走嘛。”兰德一屁股坐下,而且是直接坐在了南娜的床上。

“起来。那是我的床,你们弄脏它了。”南娜愤怒的道。“你们再不走,我就大叫了。”

“叫起来,对你应该也没好处吧?我不过就是有点好奇你们的生活罢了,其实也是凡赛堤担心他妹妹,所以我们才想多了解一点。”兰德道。

南娜咬了咬牙,看样子马上就要大叫,说时迟,那时快,霍丘以和他身材完全不相称的速度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她面前。眼明手快的用手盖住了她的嘴。

南娜唔唔唔的却没能叫出声来,但兰德也不由得抚额,计划失败了,会所对这些侍女的控制真严密。

现在他得思考还要不要留下来,凡赛堤兄妹冒险帮他们潜入进来,但现在没看出来什么,如果再呆下去。别真有危险害了他们,实在没机会再探察,今天晚上就得冒险离开了。

“咦,你怎么了?”南娜在霍丘的控制下一直挣扎着,霍丘也享受着两人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处于这种亲密的姿态中。

但突然间却感觉激动中的南娜有点不对劲,他谨慎的慢慢松开手。南娜却没有叫出来,而是像支撑不住身体似的软倒在地,眼神涣散,半趴在地上。

“她怎么了?”霍丘吓了一跳。

“像是香涎膏的瘾发作了。”说话的是赫莉,虽然她语气中也带着点不确定,“哥哥戒过几次香涎膏,每次想戒但又戒不了的时候。样子就和她很像。”

“给我,我受不了了。”南娜声音嘶哑,在地上爬了一段,爬到赫莉的脚下,拉着她的裙角道。

“什么?”

“纸包,她给你的纸包。”

赫莉掏出修芬今天晚上过来给她的纸包,凡赛堤鼻子灵敏的嗅了嗅,盯着纸包,有一种奇怪的语气道:“香涎膏?这么浓烈的香涎膏?”

他正想上前,但两根手指从赫莉手掌上抢过了纸包,来到了兰德手上。

他轻轻打开纸包,里面不是金色的香涎膏,而是一种接近纯白的粉末。

凡赛堤扭了扭脖子,想在抵抗什么诱惑似的。

而南娜则像在沙漠中看到了甘泉的人一样手脚并用爬到了兰德脚边。

“给我。”她像在经历什么最痛苦的挣扎,最剧烈的矛盾。

“这不是香涎膏吧?”兰德问道,他缓缓蹲下身子。

南娜一把抓向纸包,将纸包抓在了手里,如获至宝。

她哆嗦着撑起身子,抓着纸包,然后走向柜子,从里面翻出一个小炉子来。

不过还没等众人决定是否要阻止她接下来的行动,她却痛苦的低吼了一声,将手上的纸包和炉子一起翻身扔了出去,似乎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

纸包掉在地上,粉末溅落,而炉子则被杰克逊抓在手上,他翻看了一下炉子,叹道:“这是用来闻香的工具。”

“不要,不要。”南娜刚才那一扔仿佛用尽了力气,身体一软,霍丘连忙抢前抱住她。

“怎么办?”

杰克逊走到粉末面前,观察了好一阵道:“这种粉末我也没看到过,但是刚才她好像是把这种东西当成是香涎膏的替代品准备使用,赫莉小姐,你是怎么得到的?”

赫莉将纸包的来历向众人说了,杰克逊阴沉着脸色道:“香涎膏的炼制一直控制在少数人手里,我当年获得自由后也曾经打探过,不过并没有完全掌握其中的秘密,只知道那是源自一种奇异的植物,被称为迷迭香,我怀疑这东西就是来自迷迭香,香涎膏不过是在迷迭香的基础上的炼金术结果,目的是为了大量生产,但实际效果根本不以和迷迭香相比。”

“现在我们怎么办?”霍丘把南娜平放在床上。

“刚才看样子,她是禁受不住毒瘾了,但如果她平时有正常吸食,刚才在我们面前不会这么巧毒瘾发作。”兰德思考道,“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一直在试图主动戒除,但很不凑巧的是刚才发作了,所以一开始找赫莉要这种粉末,然后又扔掉它。”

“也许是这样。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立即离开,马上离开商务会所,不然她醒了之后肯定会揭穿我们;还有一条路是不离开,冒险救醒她,如果她真的是在主动戒除毒瘾,那么或许我们还可以从她嘴里问出点什么来。”兰德道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本溪治疗宫颈炎方法
济源治疗妇科费用
铜川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排行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