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灵的叹息 第二十八章 诗文社

发布时间:2019-09-25 19:00:12

神灵的叹息 第二十八章 诗文社

云白按照艾琳娜之前指点的方向,一直往前走,穿过繁华的街道,一直到路的尽头,他左拐右拐半天,果真没有找到所谓的诗文社。

“看来这诗文社确实难找,要不寻个人问问?”

没办法,大街小巷,复杂得紧,云某人又有一点小小的路痴,所以不得不找个人问问。

街道上人影幢幢!

“那个……”

云白拦住了一个身着文雅衣服的年轻人,然后满脸笑容,眼睛眯成一条缝,问道。

“我没钱!”不待某人问话,那个人皱了一下眉头,直接拒绝,快步离开。

“没钱是几个意思?”

他摇了摇头,不明所以。

继续拦住一对情侣。

“那……”

“今天没有零钱。”这对情侣赶紧摆手,如同躲避瘟疫一下躲开。

“我…”云白嘴角抽了抽,脸色不好了。

因为他在后面听到那对情侣在小声议论:

男:这人有手有脚,年纪轻轻,怎么就做乞丐了呢?

女:可不是吗,你可不能和他一样,要不然我们俩就没戏。

男:我怎么可能会和那个臭乞丐一样,亲爱的你放心吧,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要不今晚…我们共进晚餐再回去。

女:坏死了!

……

“我…我是乞丐?”云白无语,这已经是第三次被人当成乞丐了。

“我不是乞丐!你们误会了…”

云白耸了耸肩,看来到星月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买一套好的衣服。

而且这件事迫在眉睫…

要不然老是被当成乞丐这叫什么事?

非常巧合的是,这附近,居然没有服装店!

男的不好说话,那我找一个女孩子问路总行了吧?

无奈之下,他拦住了一个从远处走来,看似有些心事重重的女孩子。

“这位美丽的小姐……”云白伸手拦住那女子,脸上尽量堆满笑容,一副我没有恶意的样子。

“啊!”神游在外的女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乞丐”吓了一跳。

“你…你…要干什么!今天…我…我出来得急,没有带多余的钱。”女子脸色一红,不好意思地道。

云白表情很尴尬,略微惊讶。

莫非我脸皮上写着没钱,穷等字眼不成,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我是在乞讨?

“我不要钱…”

“不要钱?”女子嘴巴微微一张,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眼。

“对…我不要钱。”云白笑了笑,看了女孩一眼…一眼!

“嗯……?那更不可以了!”女孩子被莫名其妙,或者说有点貌似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赶紧抱胸后退,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我没别的意思,就想问问,诗文社怎么走?”云白脸色阴沉,仿佛能拧出水来。

你那是什么智商?或者说你那是什么脑洞?

“呼…”女孩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重重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诗文社就从这条街进去,路况有些复杂,进去后你再问其他人吧。”

莫非这个世界的乞丐除了乞讨钱财外还要别的?

要不然这个女孩子怎么是这种反应?

这里的乞丐这么厉害吗!

“谢谢!”

说完后,云白转身走进了巷子。

至于叫那女孩带路,想都别想,要真提出这种要求,怕这姑娘还真觉得自己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这是一条七拐八弯的巷子,街道到是有四米宽,可是分叉路口实在太多了,他不得不再次问路。

云白来到了一间简朴的店面,看见里面一个老人和一个伙计在里面摆弄着一些不值钱的古物。

这是一间破败的古玩店!

“老者你好!”云白想了想,赶紧继续道。“我不是来乞讨的

神灵的叹息  第二十八章 诗文社

,也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是来问路的,你们知道诗文社怎么走?”

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要不然很有可能会被当成乞丐轰走。

那两人停下了手中正在做的工作,看了云白一眼。

老者表情很冷漠,轻轻瞟了一眼后淡淡地收回目光,继续擦拭着他面前半人高,黑色类似水缸的陶器。

这陶器,因为年代久远,表面坑坑洼洼,而且还散发出一股深沉泥土的气味。

他点了一下下巴,示意旁边年轻人和云白谈话,打发走这个麻烦。

年轻人笑了笑,放下手中拳头打金属圆球,放下毛巾,一脸热情地迎了上来,他笑容满面,很阳光,应该是这里的学徒。

“这位兄弟,我是这里的学徒,你不是星月城的人吧?”

这个学徒拥有一张耐看的脸,高耸鼻梁,白色肌肤,蓝色头发,还有一双炯炯有神的蓝色眼睛。

最重要的是,他有两排洁白的牙齿,笑起来给人温暖的感觉。

和那个冷冰冰的老者完全不同。

不等云白说话,就抢着道。

“我一猜就猜到你不是本地人,诗文社可不好找,偏僻着呢,我说了,你肯定也找不到,要不…我带你去?”

“额……这也太热情了啊。”云白心里想,可是如果有人愿意带路,他肯定很乐意。

“那就拜托你了!”

“没事,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应该的。”那个蓝色头发的年轻人很健谈,也很热情,他麻利地扒下双手袖套,揽着云白的手就走。

这家店的主人,很不简单,一老一少,都很奇怪。

所谓奇怪,那是因为云白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一些东西。

他在老者的身上,看到了六颗浑浊朦胧的珠子…

那东西,气息很不一般。

“兄弟,你是来自哪里的?你叫什么名字?”蓝发青年很有亲和力。“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卡兰,你叫我小卡就可以了。”

“云白,来自圣恩城!”云白笑了笑。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卡兰一说话,那可就停不下来,他说着星月城的风俗习惯,神话传说,还有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被他一个劲地说着。

这家伙,生来话就这么多吗?

说好的星月城里水深如海,很难混,怎么感觉…这里的人智商都不正常?

比如刚才那个女孩,再比如眼前的这个卡兰…

“我冒昧地问一句…你的沟通能力怎么会这么强?我看你在那古玩店里,话也很少说!怎么…”

云白想说的就是:你丫的话为什么这么多?

“别提了,我在那里干学徒干了好几年了,老师平常话少,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我也不好打扰他,平时我也要工作,几年来,没和多少人交流,闷死我了。”

本来想说那个老头呆板的,可他不敢说。

合着你把我当成了语言倾诉的对象了?

云白无语。

自己这几天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

都是奇葩!

“到了,诗文社就是这里。”卡兰带着云白转悠了半天,终于到了目的地。

“谢谢卡兰大哥。”

云白道,终于到了这该死的诗文社。

难得啊。

“不用谢。”卡兰摆了摆手。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以后记得来找我玩。”

“那我就不送你了,一路走好。”

……

云白看着卡兰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这个卡兰…

也很不一般,他的身上,也蛰伏着一颗星辰,比起那古玩店的老板,足足少了五颗,而且此人身上的星辰很不稳定。

可就是这样,也足以让云白正眼相看!

“这是一种特别的体质吗?拥有这样的体质,修炼起来肯定很强。”

云白能够感觉得到,那些星辰,拥有强大的能量,如果能够调动,绝对能够碾碎星辰,可是这两人都没有任何修为的波动,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是他们不懂得运用体内的能量吗?还是说找不到修炼的方法,或者别的什么。”

云白不知道,但是他已经打定主意,等稳定下来,一定会再去拜访这两个人,好好研究一下那个东西。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重庆治疗牛皮癣费用
重庆治疗牛皮癣医院
重庆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重庆好的牛皮癣医院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