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独圣 第一零五章 无所不用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7:17

独圣 第一零五章 无所不用

在李静轩的命令下,两只舰队互相接近了。李静轩这边的战舰排成单薄的一字横阵,在敌方阵列的面前,横过战舰的身子,将自己的肚皮暴露在他们的面前。还不等对面的海盗们怎么嘲笑这边水师的失算,嘣嘣的床弩发声便不断响起,随即便有火药爆炸的轰鸣。在这样如雷的轰鸣声之中,李静轩的舰队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刮骨钢刀,飞快的从海贼们那有着臃肿阵形的身躯上掠过,很是狠辣的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一道深沉的痕迹。这痕迹很痛,至少让列在海贼阵形前方的那些人哭爹喊娘难过不以了。

一轮射击,李静轩便在两百米外干掉了海贼那边七八艘战舰。虽然这些战舰并不是什么大船,和李静轩手中这样专业的弩炮战舰更是没得比,但出师不利的开端,还是令后面的海贼们恼火不以。

“进攻!进攻!”只是恼火归恼火,这样的伤害还损不了他们的根本,还没能击穿他们的心里底线,于是他们依旧无所畏惧的大声下令,发动了攻击。

几百艘战舰阵列整齐的朝李静轩这边压来,带着浩浩荡荡的气势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给李静轩施以无穷的压力。

“真是教科书式的进攻,不过就是死板了点。”看着对方那不顾一切的模样,李静轩轻轻的撇了撇嘴,心下暗自摇了摇头。

敌人的行动是堂堂正正没有一点花俏的,如果他们的实力当真十分强大到不可力敌的话,那李静轩也只有掉头跑路一个选择了。但,眼下的情况并非如此。

李静轩的船比对方的大,速度比对方的快,攻击力比对方强,攻击范围还比对方大。除了数量不如对方之外,可以说李静轩这边的强是全面的。他与对面那些敌人的区别,就像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的区别,确切的说是十几个大人面对几百个小孩。虽说这大人和小孩都拿着兵器,可这小孩拿的是刀枪,而大人拿的是的弓弩。

强大的力量加上强大的装备,在李静轩看来只要自己这边不犯傻,不直接冲进敌人的船阵之中,傻乎乎的被他们围上,那么自己便不会输。

“加油吧!各位,我们绕着他们兜圈子。不要冲阵,只要围他们不停的打圈,不停的射击就成了。”李静轩冷静的下达了命令。在敌人的射程之外兜圈,利用自己的高航速,让对方跟不上自己,利用自己的长射程掉打对方,这便是李静轩的安排的战术。

这个战术,李静轩让自己手下操练过。此时,他们在李静轩的命令下施展出来,倒是一点也不见生疏。

当时,北风呼呼的挂着,李静轩的舰队侧着身子,从东南向西北切过。它们压浪而行,在离西边的海岸还有一公里的时候,猛地转舵朝东,在海面上掠过一道白色的弧浪。

一圈,两圈,三圈……李静轩倒是能耐住性子持之以恒的给对面的海贼们放血。他知道那些人笨,晓得他们很难跟上自己的变化。于是,他便这么一圈一圈的绕着,绕得对面的人头昏脑胀不明所以,射得他们士气大跌。这一刻,李静轩就像是剥洋葱皮一般,将海盗船阵里的船一层一层的毁坏。

海盗的军阵是由多家纠合在一起的,因为利益纠葛的缘故,其崩溃的点儿却是极低。几百艘战船聚集在一起,李静轩只灭了他们百十艘战船,搞沉了他们五分之一的力量,他们便很是受不了。当下,便有人囔囔着要逃离这个炼狱,会自己的据点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虽然这种念头最终被里面的大当家强力镇压了,可整个舰队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混乱。有的人想逃离,有的人想拐弯,有的人则想向前……原本整齐的船阵,显出了其中的破绽。而这个破绽,被李静轩所把握。

“突击吧!现在我们转到了上风,敌人又出现了混乱,正是我们一战定乾坤的时候。突击,直接把那个海盗头头给我拿下!”李静轩高声下令。

随着他的命令,他麾下的几十艘战舰再一次罗列呈近乎首尾相连的一线,如一把锋利的菜刀如入无人之境的没入滚热的黄油中一下子就冲到了海盗大首领的面前。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海盗大首领终究也只是引气初期的家伙,尽管他一个劲儿的想抵抗到底,身子想反杀李静轩,可李静轩又怎么能如他所愿呢。

在滑腻的甲板上两人就这么兵对兵,将对将的动起手来。银色的剑光在空中闪现,灰色的刀芒也如蟒蛇一般的缠上。两人叮叮当当的交手数十余个回合之后,李静轩便以一招“流星追月”,将自己手中的长剑送入海盗大首领的胸膛,彻底的将他了账。

人无头不行,即使是海盗联盟也不曾例外。随着海盗大首领的陨落,海盗的船阵顿时崩溃了。他们如受惊的羊群一般四散逃窜,却是没有一个想要转过身来继续和李静轩交战的。这一刻,他们已然心胆俱寒。

当下,李静轩挥舟师追击,跟在这些海盗的后头,直接抄了他们的老家。连续半个月的剿杀歼灭下来,李静轩端掉了十七个海盗巢穴,剿灭海盗二十二股,击沉海盗船三百零九艘,俘虏四百七十二艘,控制了平州南北一千五百里的海岸线,缴获大量钱粮物质。这里有的是海盗上一次从平州城里抢走的东西,有的则是他们从来往客商里劫掠的玩意。

总之,这一次李静轩取得物质和人员之上的大丰收。虽说,这些被俘的几千海盗还需要经过一番审核调教才能成为自己人,但有这么多优秀的水手,李静轩相信自己新一轮的海军扩张马上就能开始了。

要知道,既是是在李静轩在外出征的时候,平州城的造船厂也没有停止建造船只的工作。在李静轩外出剿匪的一个多月里,造船厂又下水了六艘弩炮战舰和四艘快熟巡航艇,这些都是李静轩舰队中的主力,是李静轩新一轮扩军的关键所在。

回到平州城,李静轩开始放下水军征战的事宜,让成长起来的军官去负责将水师进行整编训练。幻阵里的人都是虚拟的,都不是太聪明,但他们有一个本事很好,那就是善于模仿。一些事情,只要你做出来给他们摆出了一个例子,他们就会有模有样的按照你的方针去做。你做出来的是什么效果,他们做出来的也就是什么效果。种种反馈和你做得完全一样,这样的结果,却是让李静轩很放心的将命令安置下去。

将俘虏丢给负责转化工作的官员,李静轩再次着急起了府衙里的人。一道道新的命令发布下去,停滞一个半月的大建设再次开始了。这一次李静轩扩大了船厂,水泥厂,砖厂,兴建了甲胄厂,军械厂和炼钢厂,将平州城从外贸城市转变为工业城市——虽然他办得这些工厂,在他前世所在的社会看来,不过就是比手工工厂稍高级一些,甚至还比不上他前世的乡村小厂,但就是这样的工厂,在生产相关产品上所产生的效益却是比这个世代一般的作坊要好上许多。至少,在李静轩的工厂里,他已经开始利用自己那并不算多么丰富的数理化知识,为工厂制备工具,提高生产效率了。

因为一下子要开工这么多的工厂,并进行一系列的工艺改进,于是李静轩忙碌起来了。虽然在外人看来,他却是沉寂了下去。

只是不管忙碌也好,沉寂也罢,总之李静轩这一刻是呆在平州城里当起了宅男。而就在他当起宅男的当口,在李静轩外出打击海盗时呆在家里训练部队的唐河却是再一次出动了。

争霸天下,其实也就和下围棋差不多。在构建好了自己的腹地根本之后,抢占更多的地盘,坐拥更多的资源便成了李静轩一方必然的选择。这个选择无关乎正义与邪恶,只存在与是否符合自己的利益。

事实上,在拥有了更多的钱粮和更多的军队之后,李静轩和唐河一方也确实有扩大地盘和人口,开创分基地的必要性。

于是,出征成了必然。而出征的目标,在李静轩与唐河仔细的讨论了一番之后,也最终确定下来,那便是位于大河上游的一座城池——雄州。

雄州不是什么富有资源的城池,它只是一座很普通的农业为主的城池。它位于大河上游,处于盆地之中,四周都是平原,拥有阡陌纵横的灌溉水和开垦多年的良田。在此时,他是平州城最重要的粮食进口地之一。

粮食对任何一个势力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但平州城眼下并不缺粮。在经过一番的剿匪和贸易之后,李静轩手中粮食已经足以支持平州城三年的开销。这是一个很充裕的存储量了。按道理,李静轩应该将生产粮食的雄州城放在一边,先拿下善于冶炼钢铁的镔州城才对。但李静轩最终没有这么做。

在与唐河的商量中,两人最终达成了相同的意见:那就是第一次拿下的城池必须是对自己帮助最大的城池。而在双方不断的探讨争执之后,雄州城的重要性却是得到了两人一致的认可。因为他们都明白,雄州城尽管在资源上没啥用处,但在地理的重要性上却是超过了幻阵里其他城池。

在幻阵之中大河横贯东西,它将李静轩和他的对手分割成了南北两个部分。大河,成了这个世界的南北分际线,四座城池隔着河分列着南北两边的城池。北边的是寒州和磊州,南边的则是平州和雄州。

北边的寒州和磊州暂且不去说它,只说南边的平州和雄州。现在平州已经是李静轩与唐河的老窝,那雄州城便成了大河以南唯一剩下的一个临江城池。城池临江,必有渡口。除非北边的妖蛮有别的途径飞跃大河而过,那他们想要南侵便必然会从平州和雄州下手。

也就是说,如果李静轩一方能够在控制平州城的同时把雄州城也拿下了,那妖蛮渡河南下的道路就算被赌上了。到时只要李静轩和唐河能够守稳大河防线,那么他们便有余力将南方剩下的镔州和沐州拿下。

而全取河南四城之后,李静轩一方完全可以通过一边构建沿河防线,一边在镔州和沐州建立后方基地,通过防守反击的方式来对付从北面过来的敌人。这对于处于南方的两人来说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李静轩与唐河也是这么想的,他们也是按照这个战略去做的。

为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达成自己的战略目标,李静轩在唐河引兵西去的同时,还派遣了一支装备了轻型弩炮的舰队逆大河而上,配合唐河攻打雄州城。这即是为了确保唐河行动的顺利,也是为了锻炼自己麾下水路两师的配合程度,为今后有可能必然会爆发的战斗做一番预演。

预演的结果成功,在唐河那惊人武力的威压下,在威力骇人的弩炮轰鸣下,唐河的大军不过用了半个月的功夫就直接拿下了雄州城,取得了惊人的战果。

当唐河将捷报传回理李静轩处,李静轩当即欢喜得不能自已的雀跃起来。

“拿下了雄州城,就等于拿下整个河南之地。接下来,我该开始构建我自己的大河防线了。”李静轩如是想道。当下,他越发的大动起来。一支一支的工程兵被他派了出去,一个个高耸坚固的瞭望塔以及安置在瞭望塔之后不远的处的军营箭楼被他营造起来,将整个大河沿岸监视得严严实实。这一下,河里、河岸万一真有什么人不长眼的过来试探的话,只怕他们所想象的一切,都会被位于瞭望塔之后的那些专门用以作战(未完待续。)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可信吗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治病怎么样
贵州治疗癫痫基地
沈阳治疗牛皮癣医院
郑州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