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儒道至圣 第2015章 星镇圣庙

发布时间:2019-12-04 11:12:09

儒道至圣 第2015章 星镇圣庙

姜河川看了一眼还在集结的妖蛮,道:“方虚圣说的不错,若是我等站在对面,一旦发现人族全军加上水族实力暴涨,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原因。不过,蛮族即将四面围城,接下来便会动用圣力隔断圣庙,我们当如何?”

方运微微一笑,道:“很简单,先趁我方才气充盈,杀一些妖蛮,等到我们精力消耗过大需要休息,那便说出原因,它们若是继续拼死进攻,定然会觉得不值,也会减少攻城的历度。”

“可惜,这个大秘密要送给蛮族了。”一个翰林叹息道,一些低文位的读书人一起点头。

但是,方运与众多大儒和大学士笑而不语,张破岳道:“这个所谓的秘密我们看不出来,但现在各方半圣都在关注此地,一眼便能看出来龙去脉,还是方运的做法深得我心!”

那些人这才恍然大悟。

方运看了看蛮族大营

,判断出离蛮族包围全城到开战至少需要两刻钟,于是舌绽春雷。

“全军,备战!”

方运向在场的所有大儒一拱手,道:“请诸位大儒升空!”

众多大儒点点头,随后徐徐升空。

不多时,所有人看到,在半空之上是农家的云楼投影,而所有大儒则置身云楼之上。

人族全军与水族分布到四处城墙之上,随时可以战斗。

蛮族军营之中,那逆种道:“请狼圣出生吧,看看能不能将圣庙和那云楼投影一并镇压!”

狼原点点头,突然向北方狼圣山的方向半跪,朗声道:“请狼戮陛下出手,镇封圣庙!”

“可。”

一道悠长的声音从北方传来,仿佛跨越时空而来,又好像等待了许久,似润物无声,又好像铺天盖地,如上苍之令,不容置疑。

北方十万里天空与大地俱震,所有人仰望天空。

现在还是清晨,太阳初升,文曲高照,天空明媚。

就见以狼圣山为中心,方圆千里内的天空突然变得犹如漆黑的夜晚,随后一条条粗大的星光垂落,犹如银色瀑布遍布千里黑夜,壮观雄伟,令人心生敬意。

蛮族全军低头。

人族除却方运,同样微微低头。

随后,一只毛茸茸的巨大爪子出现在无数垂光之中,那巨大的爪子黑中泛着银光,唯有爪尖洁白,刺得人眼疼。

那方圆百里的巨爪轻轻一抓一绞,便把千里内无数垂光搅碎,细碎的星光涌入它的巨爪之中,形成一颗星辰。

随后,那巨爪隔着数万里,遥遥向宁安城一拍。

这一拍突然无比小心翼翼,好像巨象踏草浮水,又好像狮虎叼着儿女。

即便如此,北方的数万里天气也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紊乱,风、雪、雨、雾、热、冷、潮、干等等等等万象齐现。

随后,众多星光凝聚的星辰出现在宁安城上空。

如一界降临,如星海下压。

狂风四起,整座宁安城都好像要被压入地底。

城中人族仰头看着,心生绝望,自己下一刻就要被无尽星海活活镇杀。

一剑起自京城中。

圣威如海盈圣元,半界湛蓝半界秋。

众人只觉眼前一道光闪过,未看清如何,就见狼戮夺亿万星光凝聚的星辰被击破。

那星辰破裂的力量被蓝色光芒一卷,飞向高空。

张破岳长长松了口气,翻着白眼道:“吓死我了!两圣交手的力量若炸开,咱们全都死绝!”

敖煌点点头,气呼呼道:“半圣交手不开星壁想什么呢?差点吓死本龙!”

众人白了敖煌一眼,半圣还未正式交手,自然不用使用星壁。

“本圣看你能斩出多少剑!”

远处的狼戮怒吼一声,狼圣山再降千里垂光,巨大的狼爪一抓,再次向宁安城掷出一颗星辰。

一道剑光斩过,星辰溃灭。

在宁安城两族眼中,天地星光闪烁,万华流光,令人心神摇曳,充满敬畏,又充满向往。

如此反复,一共九次,最后第十颗星辰降临到圣庙之上。

覆盖全城的圣庙之力突然变得无比稀薄,所有水族与蛮族私兵暗暗松了口气,这意味着它们即便犯事也不会被圣庙诛杀,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妖蛮冲进宁安城,只要不进文院,同样不会被圣庙之力杀死。

不过,除此之外,圣庙依旧能正常运转,官印依旧可以从圣庙调动力量。

星镇圣庙,削弱了圣庙的力量。

蛮族大营之中发出海啸般的欢呼声。

城墙之上,人族的士气瞬间破碎。

每个人的心都沉甸甸的,那颗狼圣之星不仅压在圣庙之上,也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张破岳舌绽春雷吼道:“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跟吃了大粪一样!那……谁连云楼投影都灭不了,咱们怕啥?有大儒坐镇云楼投影,可以同时守御四方,怕个鸟!”

一些人微笑,张破岳再胆大,也不敢骂一尊半圣。

张破岳继续吼道:“蛮族算个鸟!老子被吊在旗杆上,风吹日晒,天天挨鞭子挨刀子,连老子的鸟跟卵蛋都被打碎了,现在怎么样?早上起来照样一柱擎天!不信?三连战堡城头上,老子迎风放鸟,多少人羡慕的眼珠子都红了!”

周君虎忍不住舌绽春雷笑骂:“张破岳你个腌臜货,闭上你的鸟嘴!”

“不闭!老子今天要报仇!杀光蛮族那帮狗娘养的!一雪蛋碎前耻!”

众人再也憋不住,笑声连连。

军医司救护所的众多女子面红耳赤,掩嘴笑骂。

充满张破岳风格的动员鼓劲起到极好的效果,众多将士心中再无沉甸甸的感觉。

一些老学究无奈地看着张破岳,他们并不喜欢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却又不得不承认,在军阵战场上,就需要这种浑人。大道理说破天,对士兵的作用也抵不上张破岳简简单单的几句话。

兵家读书人无论多么文质彬彬,此刻也笑吟吟看着张破岳,丝毫不觉得张破岳的话有什么失礼。

敖煌则盯着张破岳裤裆看,被方运一巴掌拍走。

“你去南城墙带领水族。”方运道。

“嗯嗯!”敖煌老老实实飞向南城墙。

方运看向前方,部分蛮族已经出动,开始包围宁安城。

方运昂起头,俯视远处的蛮皇狼原,道:“牛山,敢不敢杀一杀狼原的锐气?”

牛山牛眼一瞪,一拍胸脯,道:“怎么不敢?俺之前没打够。”

“好,那就帮我教训狼原,如果狼驰出现,你马上回来!”

“好!”

.

长沙百佳玛丽亚医院李艳桃
广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比较好
黑龙江治疗阳痿医院
沈阳好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