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十方世界之剑起流年 第二十一章 阴魔堕心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7:51

十方世界之剑起流年 第二十一章 阴魔堕心

蓝颜心想:没想到多日不见,幕阳竟修出了这样惊人的手段,也不知道他这段日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与此同时幕阳本人也是心中大喜,不免在心中暗道:呵呵!这儒术能使我的元力强大到这般田地,日后有机会我定然要细细研究一番!

烈魔谷内的强者纷纷被这突如其来的威压所引来,子夏微微一笑:“幕阳,我们好久没联手打过架了,这一次定要玩个痛快!”

幕阳看着众魔齐聚而来,内心不由得兴奋起来。

“何人敢闯我烈魔谷?”一位老魔大声问道。

幕阳回道:“在下柳幕阳,今日来向你们要回我的表弟如果不交人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老魔眼中闪过一丝冰冷,阴森一的笑道:“别説交人,我看今天你们几个也都一块留下吧!”

説罢,老魔一声魔音吼出,四野僵尸过万,个个魔气滔天,向四人围拢过来。

凌雪惊叫一声:“啊?又是这些僵尸!”子夏脸色凝重,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大家注意,不要让僵尸近身!”

蓝颜美目轻抵,默默与其他三人靠拢,暮阳反而面无表情,似乎眼前之景都与他无关似的。

谷内雷声大作,魔云涌起,僵尸开始向四人逼近,凌雪抛出两只新制的虎符,两符化虎而出,保护在凌雪身边。

蓝颜口念神决,清泉汩汩化龙而起,子夏扬起长剑,一条金光冲天而起。

暮阳双手合十,看似平凡无奇的一招却吸收了一方天地的力量,只见一把虚剑横空而出,随后便是幕阳的一声长啸:“白鹤望日,红霞映天!”

暮阳大喊一声,音波阵阵,不禁惊退了成群的僵尸,更是将原本电闪雷鸣的烈魔谷,一反常态的变成了漫天红霞的景色,一只白鹤凭空而来,众尸魔皆面露惊色:“怎……怎么……怎么动不了了?”

一声鹤鸣从众尸群内穿过,带起一层层黑色血浪,子夏见景大喜道:“暮阳兄功力不减当年啊!”

蓝颜与凌雪也都松了一口气,“住手!”魔尊从xiǎo屋内一跃而出。众魔齐呼:“太上长老!”

魔尊一挥手示意众人退下并开口説道:“几位有什么事坐下来谈谈,何必动手呢?”

幕阳看了看老魔摇了摇头:“长老,并非我们事先没有商量,可是他们先动手的哦!”

魔尊面色微变,叹了口气説道:“文辅正在度关,现在不适合与你们相见,否则走火入魔可与我无关!”

凌雪不削的抬起右手,一个印决在虚空中闪现,只见这道印决之光急冲而去,那所指的方向正是文辅所在的那间居室。

魔尊大惊:“这是幻水阁的追风决,你是幻水阁的人?”凌雪不顾老魔追问随印而去,其于三人连忙跟了上去。

“嘭”只见居室一下子爆裂开来,只见文辅一身紫衣紫发,双眼射出两到火焰双眼中早已不在是清澈,相反充满了无尽的恨意与滔天的怨念:“一生荣辱,悔于一旦,杀父之仇夺师之恨,不报不休!”

子夏大惊:“糟了!文辅已经入魔了,快控制住他,我这便将千年血灵芝化入他的体内!”

幕阳与蓝颜急忙左右施法,将文辅牢牢捆住,然而文辅虽无法动身,却有能用意念控制术灵咒的能力,“啊……阻我者死!”

烈魔谷四周山摇地动,漫天雷电越发猛烈,众尸魔皆被这一景象所惊呆了!

凌雪引动追风符试图凭借此物与文辅进行心灵交流,魔尊大急以自身神念试图控制文辅的意念。

终于,四周的山石还是如期的齐掷而来,砸得众人头破血流,子夏将刚刚练化的血灵芝引向文辅的眉心,血红的暗流冲入文辅体内,文辅身体剧增,痛苦的叫喊声划破了天际。

空中一道亮光急驰而来,一道道金光洒落,整个烈魔谷温度骤降,众人全身顿时冰化:“何人在我魔族重地捣乱?”

魔尊面露苦色:“公主,是弟子的徒儿练功时不慎走火入魔,让公主受惊了!”

话音刚落,整个谷内温度回升,众人恢复自由,文辅也因此昏了过去,幕阳蓝颜几人向空中望去,只见一位白衣蒙面女子向下方降来,女子看向子夏,惊叫道:“大哥!你怎么在这儿?”

女子摘下面纱众人又是一脸惊讶:“紫玉!你不是已经……这怎么可能!”

女子反到迷茫起来:“紫玉是谁?这个名字好象很熟悉却又很遥远,大哥,你知道吗?”

子夏面色阴晴不定魔界众人也都在暗自猜测着子夏的真正身份,子夏走进女子开口道:“xiǎo雅,你别多想,他们只是以为你是他们当年的故人,乖!回到父王那去,还有不要告诉父王我在这!”

月雅感受着子夏的手掌穿过自己的秀发,嘴角上泛起一缕微笑,乖乖的diǎn了diǎn头。

可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偶然瞥到了文辅的面容,她浑身一震瞬间陷入了迷茫之中:“好多僵尸,我不要魂飞魄散父王,大哥!我到底是谁?我记得有个人説过他会来找我的,我好孤独,好害怕!”

子夏上前搂住了月雅的身体,月雅抬起了头看着子夏,子夏也看着月雅,那双眼中充满了爱怜之情:“xiǎo雅别怕,你又做恶梦了,哥哥帮你安神!”

説罢他便用剑指指向月雅的太阳穴,两股暖流缓缓流遍月雅的全身,谷内镇静了好久,众魔才反映过来,原来眼前这位就是魔界内失踪多年的大王子,继而众魔奇呼:“参见大王子!”

子夏收功后,脸色略显苍白:“众位不必多礼,今日xiǎo雅xiǎo雅恐怕也走不了了,你们备上两间密室,我要为他们疗伤!”

魔尊连忙皮笑肉不笑的diǎn头称是。

傍晚,寂静的夜空下反而显得恬适了许多,空中的群星闪烁,散发着夏日末尾的冷漠,月雅独自坐在山头,凭借浑身的力量去追索,然而那个人却如云影掠过。

他回忆着曾经那个极浅极淡的微笑面容,然后逐渐隐没,隐没在了那日落后的群岚角落!

“xiǎo雅,你怎么在这儿,快跟哥哥回去,我来帮你疗伤!”

子夏拍了拍月雅的背部説道。月雅摇了摇头,一滴滴眼泪滑落:“哥,我知道月雅已经死了,是吧!我想知道我究竟是谁?你能告诉我吗?”

子夏摸了摸月雅的头道:“你説什么呢?你就是月雅,如果你死了,我们怎么还能説话,坐下来一起看星星呢?傻瓜!走,我为你疗伤去!”

月雅显然并不满意子夏的回答,一脸忧伤的随子夏而去。

萧山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西省烧伤救治中心怎么样
山西癫痫病医院
柳州最好的妇科医院
运城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