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陨圣记 第八十五章 花果山大战 九

发布时间:2019-09-25 18:15:24

陨圣记 第八十五章 花果山大战 九

忘川河的终diǎn是怒海汹涌的幽冥血海,入口处的河水于血海融为一体,红色血水在不断的汹涌,远方是一望无际的万里血海,顺着河流逆流而上的终diǎn是三生石,进入幽冥之后迷糊和鱼儿的魂魄被分散开来,一个在源头,一个在终diǎn。

血海之中有一岛屿,岛上尽是些魔族在上面生存,苗凤霞着虎煞回到岛上。直接去面见了血海岛主也就是幽冥血海的主人冥河老祖。

“老祖,我千辛万苦寻来的神魂都被那地藏老秃驴给悉数送入了幽冥荒原中去了。您可要为我做主。”苗凤跪下道。

冥河老祖道:“那地藏也算是我的晚辈,若是我贸然出手恐引来他人嗤笑。我便将你九黎一族的宝物九黎战鼓传授于你便是。沉寂了千年也该活动活动了。”

听见九黎族的宝物苗凤眼前一亮,只听闻过上一次人魔大战九黎族凭借九黎战鼓汇聚天下群魔于那人间的轩辕黄帝厮杀数年。九黎战鼓相传乃是一位得道圣人死后的的皮囊制成,鼓上一面画周天星象图,又画有混元道图在另一面。制成之后在幽冥血海浸泡万年时间。鼓声一响可传遍三界六道。鼓声极具魅惑之力,使人听了后浑浑噩噩任人摆布。鼓声亦可催动人心是的战力急剧上升。

苗凤接过那九黎战鼓感恩道谢地离开,去布置九黎鼓阵来魅惑万余神魂引入血海之内。血海岛内与血海的内死寂成为鲜明的对比,岛上有奇花异果,更有无数的魔族生活在上面。回到九黎族苗凤下令修建一个高三层的塔楼,第一层按地煞七十二位排列,第二层以天罡三十六数为准,最dǐng上一层则安置九黎战鼓。

鱼儿的魂魄终于徘徊在忘川河的入海处,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一位和尚徒步走了过来,看着迷茫的鱼儿道:“阿弥陀佛,胡施主可认得我吗?”

鱼儿摇摇头道:“不认得。”

“我曾説过你我有缘还能再聚。今日便是验证了我那日所説的话。”老和尚道。

“啊,你是距峡谷外的疯癫和尚?”鱼儿这才想起来,眼前的和尚跟那疯癫和尚却是有些相似。

“贫僧乃是地藏。”地藏菩萨合手道。

鱼儿虽然在猴族内长大也听过地藏王菩萨的大名。赶紧回礼道:“当日有眼无珠冲撞了菩萨,还望菩萨恕罪。”

“阿弥陀佛,不知道胡施主在此地徘徊所为何事?”地藏菩萨问道。

鱼儿一听赶紧跪下道:“望菩萨大发慈悲将迷糊送回阳间。”

地藏菩萨赶紧将鱼儿扶起来道:“生死有命,便是和尚我也改变不得。况且今日你不在黄泉路上如何能够入得阴司。此地为幽冥荒原,具是那些个无主的魂魄漂泊之地,你若是寻找到他恐怕也是万难。不若这样我先将你送出这幽冥如何?”

“鱼儿眼前一亮,赶紧跪下道:“地藏王菩萨您真的可以让我还阳吗?”

地藏菩萨diǎndiǎn头道:“你身后便是幽冥大门,凭借贫僧的法力可助你离开,不过若是在河的彼端,就算是贫僧也没有办法了。”

一条忘川河将幽冥荒原分成三个世界,忘川河为一界,两岸各一界。

不入黄泉路就进不了阴司,就只能在幽冥荒原上漂泊。“此河名为忘川。若是你要寻找迷糊施主。老僧愿与你逆流而上。”地藏菩萨道。

“真的吗?太感谢菩萨您了。”鱼儿高兴地道。

地藏菩萨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与那迷糊还有一面之缘,老僧岂会做这等天怒人怨之事。希望你二人都在彼岸。”

鱼儿道:“无妨,遇见了迷糊我便泅水过去。只要和迷糊在一起便是永世都在幽冥也无所谓。”

二人顺着河水逆流而上,迷糊则顺着河水水流而下,三人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路上地藏菩萨口吐莲花地讲演佛法,鱼儿也是个聪明人许多的佛法一听便能领悟其中的奥妙所在。大抵是修行之人慧根都是很高。若是不然怎么能够参悟天地奥妙。

“菩萨您説的不入黄泉就进不了幽冥这是为何?”鱼儿问道。

地藏菩萨道:“幽冥乃是由生死簿与那六道轮回所掌控。今日生死簿与六道轮回融为一体,这幽冥也天日变换。生死簿无名者入不得轮回。”

“菩萨,佛家的所谓情是何为?”鱼儿问道。

地藏菩萨道:“佛家无情,这个无情便是要斩断自己的烦恼,是为世人普度众生,xiǎo爱为情,大爱也为情。若是无情便是天地。你若心中存有仁爱之心,便是有情。”

鱼儿有道:“菩萨您刚才説不在生死簿上便入不得轮回,为何我也不在生死簿上?”

地藏菩萨沉默许久才开口説道:“阿弥陀佛,你的身世需要我一一道来,话表我佛西天大雷音寺处有四株奇花名为: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而你便是其中的一株。因羡慕尘世间的情爱而被贬凡尘投生在那狐族之中,今生与那迷糊有一场生死之恋。”

“还当真是生死之恋。”鱼儿自嘲地道。

“咚。”远方的幽冥血海中传来一声鼓响,鼓声震慑人心。即便是有地藏菩萨在一边有佛法守护也差diǎn震的鱼儿心神失手。幽冥血海之中的无数魂魄听见了鼓声后纷纷投入近了那血海之内,地藏菩萨长叹一声:“阿弥陀佛。”

刚才的鼓声便是九黎族的九黎战鼓发出来的,鼓阵大成击鼓之人便是苗凤。击一声鼓便将她体内的所有魔力吸食一干二净。出来的效果也十分明显,幽冥血海中归来了无数的魂魄。鱼儿加快了脚步,希望迷糊不要被摄人心魄的鼓声给迷惑住。

远方传来的鼓声一声激荡的鼓声,这鼓声有震人心魄的蛊惑力,差一diǎn就让迷糊的心神失手。望着灰蒙蒙的远方,不知道是谁人在擂鼓?河水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慢慢变的浑浊。不知道赶了多少路途,前方的景色一直未变。空荡荡的原野双空无一人。想要泅水过彼岸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外面。对岸有无数的鬼魂在飘荡。他们似乎也听见了擂鼓的声音,停止了漫无目的的游荡纷纷朝一个放心走去。

当鼓声响彻天地第三声后迷糊无力的倒在了河边,灵魂内的浩然正气终于无法抵御鼓声带来的迷惑,仅存的一丝正气守着最后的清明。

“迷糊。”河岸边出来了熟悉的声音。迷糊睁开眼睛看见彼岸的鱼儿在奋力地挥手。看着滔滔河水奔腾地流向远方。迷糊摇摇头。

鱼儿进过千辛万苦终于在这里寻到了迷糊,可是眼前的一条河水将两人隔离在彼岸。便是声音能够传过去,也无法触及对方。

“地藏菩萨您能送我过去吗?”鱼儿恳求地道

陨圣记  第八十五章 花果山大战 九

地藏菩萨摇摇头道:“三千世界便是我也无法穿过。”

看着逐渐虚弱地迷糊,鱼儿心如绞割。

迷糊强行站起来隔着不宽的河对鱼儿道:“还有最后一diǎn时间那摄人心魄的鼓声即将来临,让我将心里最想説的话説完。我最爱的xiǎo主人,当日的话我还没有説完趁着今日便一起説给你听听。这是我那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诗人些过的一首关于爱情的诗歌,真的很符合我们现在情景。这是我第一次对心爱的女孩子朗诵一首关于爱情的诗歌。请静静地让我将他朗诵给你听。”

鱼儿眼泪直流地道:“好,好我听你朗诵诗歌。”

迷糊强行吸一口气,将心神dǐng住,脑海中回想起当年最爱的诗句。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説我爱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説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説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却还得装作毫不在意;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却还得装作毫不在意,而是用一颗冷漠的心,在你和爱你的人之间,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听完这几百字后的鱼儿泣不成声地看着逐渐细弱下来的迷糊,“不,不要。我错了。我以为逃避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到头里却是让自己背负起更加沉重的代价。在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让你离开。是我错了。”

“鱼儿,你没有错,是我不愿意做飞鸟,我愿意化身为飞鱼与你在同一片海洋遨游。这一次是真的永诀了,我感觉到灵魂深处已经被人牢牢地控制住。地藏菩萨,还烦劳您将鱼儿送出幽冥,这里不是她最终的归属。。。。。”

“咚。”第四声鼓声如期而至,幽冥荒原上所有的鬼魂都被幽冥血海传来的鼓声控制住。更远方的万余神魂终于听从了鼓声的召唤开始向幽冥血海而去。

眼神逐渐失去色彩的迷糊行动变的十分的僵硬,顺着鼓声传来的方向走去,那里的尽头是血海,是魔族的领域。是永远无法转世轮回之地。

失魂落魄的鱼儿踉踉跄跄地也跟着迷糊的灵魂而去。。。。

地藏菩萨合手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网站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路线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如何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收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