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圣临诸天 第二章 姜子牙娶妻

发布时间:2019-12-04 08:33:57

圣临诸天 第二章 姜子牙娶妻

纣王六年,春二月!

还差一个月,殷昊来到这个世界就五个年头了。

早上,在牛皋等人的护卫下,乘着牛车,出了城南门。

最近一年时间,殷昊经常往外跑,家人已经见怪不怪了。至于安全,有牛皋几人守卫,根本不用担心。

“奴隶社会啊!”

望着外面赶早进城的村民,不禁感叹。

这个时候的农民,最为困苦,哪怕二月寒风,身上也只是穿着破旧麻衣,甚至大部分人都赤脚而行。

有的担着青菜,有的抱着一只鸡,有的牵着一头羊,这都是进城贩卖,换点钱购买米盐之用。

至于高高在上的贵族,哪里会管他们死活?哪怕最为清廉的官员,也对他们的困苦视而不见。

还有所谓的仙人,朝游沧海暮苍梧,哪里会见到人间疾苦?

牛车所过,进城的村民自动的让开道路,甚至低下头,不敢抬起来。能乘牛车的必定是权贵,不能冲撞,也不能冒犯。哪怕只是一头老黄牛拉着一辆木车,上面有着简陋的篷子遮挡阳光。

“小少爷,今日去哪儿?为什么要一直带着这么多银钱?”

牛皋骑着高头大马,侧身询问道。

“听说城南三十余里外有个宋家庄,庄内有个大善人,声名远播,今日去瞧瞧!至于银钱?多带些安心!”

“小少爷,太远了吧?”

“远吗?左右不过一个时辰罢了!”

殷昊不以为意。

他心里却在想。

“记得哪吒出世,是在纣王二年,比我小一岁,三岁闹海,也就是去年。可惜啊,距离太远,没法去看一看,也不知真龙长的什么样子?”

“不过小哪吒才是开了挂的人生,灵珠子转世,一出生就被太乙真人收为弟子,宝物一大推,还有大佬护着。”

“不能比,不能比啊!”

“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一个修仙之人!”

“此去宋家庄,也不知能不能见到姜子牙?”

“我记得,姜子牙应该是纣王五年下的昆仑山,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年,应该找到了他的义兄宋异人!”

“要是姜子牙在那儿,要不要拜师?”

想到这里,殷昊露出纠结之色。

姜子牙的跟脚自不用说,元始天尊的弟子,主持封神,尽管落得个没有修成正果的下场,却也有姜太公在此诸神退避的美名。

道路两旁是稀稀落落的树林,偶尔路过一个村庄,也是泥坯为房,茅草为屋,老鼠房梁走,蚰蜒墙缝钻。

怎一个苦字了得!

“天高地阔!”

殷昊望着外面,不禁深吸一口气,这个世界最好的,对他而言,也就是带着丝丝甜味的空气了。

清新的让人陶醉。

还有蓝天白云,夜晚星辰,真的如画一般。

“小少爷,前面就是宋家庄了!”

牛皋落后几步说道。

“还真是宋大财主!”

殷昊望着前面,眼睛就是一亮。

与其说这是个村庄,倒不如说是个镇子,大部分都是青砖为房,木头为骨,远远比其它的村子富裕的太多。

“小少爷,宋家庄可以说成是宋异人的私人领地,小人都听说过他,在朝歌城内,他可是有着三四十家酒楼,非常富裕,也常与人为善,名声非常不错!”牛皋说道,“只是今日,远远望去,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应该是操办婚事,按照这个规模,恐怕就是宋异人家了。”

“正好,随一份礼!”

殷昊眼前一亮,有些期待。

很快,牛车就进了庄子内,有护卫提前通知,宋异人远远的迎了出来。

“公子大驾光临,小民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宋异人很富态,长的也很喜庆,笑起来满脸的和善,他长揖一礼,十分恭敬。

“冒昧前来,宋太公不介意就好!”

殷昊下了牛车,就看到宋异人旁边站着一位白发如瀑随风飘,长须似雪洒前胸,龟背鹤颈仙风骨,姿态肆意不老松的老者!

“这位仙风道骨的长者是?”

殷昊眼前一亮,询问道。

“此乃小民义弟,姓姜名尚字子牙,道号飞熊,曾在昆仑山修行四十余载,修炼有成,去年下山归来

!”

宋异人连忙介绍。

“原来是昆仑山之仙长,姜尚姜子牙。传闻,昆仑乃龙脉之祖地,万山之源头,上接天界,下为人间,乃仙人居所!”殷昊惊叹,长揖行礼,“小子长慕仙道,却不可得,如今得见仙人面,真乃幸甚!”

“小公子客气!”姜子牙连忙回礼,却满脸的好奇之色,眼前的小孩儿,不过五六岁年纪,怎么这般懂礼数?而且言谈举止,就是一般的年长者,也说不出这般话来。

只是听到对昆仑的夸赞,不免高兴,对殷昊也更加顺眼了。

“宋太公,今日这里张灯结彩,莫非有喜事不成?”

又说了两句,殷昊询问。

“我义弟修道四十余载,尚未婚配,这不,我就给他张罗了一门婚事!”

“我说今天怎么有喜鹊在枝头叫,红日喷吐金光,原来是仙人大婚,天地恭贺,万禽庆祝,小子遇上,能讨一杯喜酒,真乃幸事!牛叔,上礼,五百银!”

殷昊大声说道。

姜子牙听的怪异,可看到牛皋拿出的五百两银子,心中依然吃了一惊。在这个年代,一两银子,就够三口之家半年之用,哪怕对宋异人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使不得、使不得,太多了!”

姜子牙连忙摆手。

宋异人也道:“公子能参加婚礼,已经是蓬荜生辉了,哪里还能收礼?”他脸上,却带着欢喜的笑容,能和亚相府拉上关系,对他而言可是有着巨大的好处。

“一看姜仙长就是大慈大善大德之辈,些许俗物,只会脏了仙长的眼睛,可小子也只有如此才能表达心中的敬仰之情,还请仙长收下,莫要客气!”

几番推让,姜子牙收下了贺礼。

进到厅堂,殷昊自然的做到了主桌之上。

婚礼简单,拜过天地之后,姜子牙就喜滋滋的进了洞房。

殷昊没有见到马氏,也就是姜妇人。

但想来,这个马氏长的绝对很一般,而且是个心高气傲之辈。

马家也算颇有余财,在方圆附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马家小姐自然心高气傲,看不起普通人家的子弟,可长相一般,又高攀不上有势力的权贵人家,高不成低不就,不甘心之下,久而久之,就成了老姑娘。

如今,宋异人去求亲,听说是对方义弟,不但有财,又是昆仑山学道归来的高人,还没有儿孙拖累,马氏又怎能不乐意?

这不,一个六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和一个七十余岁的老光棍,就干材碰上了烈火,上演青春最激情的岁月。

“这一对老帮子!”殷昊想到了莫名之出,心中不禁嘀咕,“还能洞房?”

欧亚医院刘伯齐
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南医院怎么样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贵州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北京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