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盗墓笔记续9 巫山妖棺 第五十四章 密室(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4:37

盗墓笔记续9 巫山妖棺 第五十四章 密室(下)

我哦了一声,又道:“你要找什么东西?”

赵旺又不吭声了,闭着嘴,一副死不开口的样子。我见套不出话,便也就放弃了,现在我对赵旺的目的不感兴趣,比起这个,找到闷油瓶和胖子他们为重要。

这一次下斗,闷油瓶三人完是为了我,如果他们真出了什么事,折在这里头,我也没脸出去了。

见赵旺不吭声,我便又道:“跟紧我。”

赵旺点了点头,埋着脑袋,闷不吭声跟个小媳妇一样。

接着,我举着蜡烛进了其中一间耳室,这间耳室是密封的,没有其它出口,里面摆放了一些兵器,壁墙上还挂了一把宝剑,上面镶嵌着玛瑙,剑鞘包银,保存还算完好,日本人估计只对东洋大刀感兴趣,因此这把剑好端端的挂在墓室里,我将剑取下来,拔出来一看,剑身还泛着银光。

拿在手里挥舞了两下,觉得勉强可以当个防身武器,听说古剑可以避邪,如同遇到粽子,没准还能砍两下。

紧接着,我又进了第二间耳室,这一看,我顿时愣住了,因为这间耳室,同样是密封的。

耳室里,摆了三具棺材,其中两具是开了封的,还有一具是密封着的。

三间墓室,都是密封的,没有任何出口。

我心里怔了一下,那么当初赵旺是怎么进来的?

我立刻看向身后,却发现赵旺也是一脸疑狐,他走到对面的墙壁上,举着凿子就开始敲打,喃喃自语道:“我记得这里明明是通的,出口怎么没了。”

这小子表现实在有些菜,我忍不住问道:“你没有记错?”

赵旺立刻摇头,手一指,道:“这两具棺材就是我撬开的,如果不是突然出现鬼军,我肯定会连这一具棺材也撬开。”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第三具棺材。

一般耳室里很少放棺材,如果有放,那么棺材里面的人,必然是墓主极其重要的人,如果说人殉坑里是放小妾和近侍一类的,那么耳室里如果出现棺材,至少也是妻位的,古代人稍微阔绰些就是三妻四妾,别说王侯级别的人,有些人深信阴阳鬼魂说,为了死后能跟爱妻在一起,不惜让妻子殉葬,这种事情,在达官贵胄之间屡见不鲜。

我忍不住挑眉。

连撬两具棺材?这可不是一般菜鸟敢干的事情,这小子似乎对开棺有一种执着,我不由心中一动,难道赵旺所要找的东西,也是放在棺材里?

能放在棺材里,让墓主贴身而藏的,可都是些宝贝,这小子胃口还挺大。

想到这儿,我又觉得有些不对劲,我刚才遇见赵旺时,他整个人几乎已经被吓傻了,简单来说,是处于一种极其惊恐的状态,然而,就在那种状态下,他居然还开了我所躺的那具棺材。

如果他真的是为了明器,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一个人都吓的神志不清了,还想着开棺,难道是要钱不要命?我一个月给他三千块钱的工资,也不算低,这小子不至于穷到这份儿上,难道他是要找什么东西?

我忍不住看了赵旺一眼,发现他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第三具棺材,手中原本是端着枪的,这会儿却捏着凿子,似乎是想开棺。

我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看来这小子是有目的而来的

,估计是想找棺材里的什么东西,不过看他现在犹犹豫豫的样子,似乎是被吓怕了,有点畏首畏尾。

我心里担忧胖子他们的安危,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打断赵旺的目光,转身敲了敲墙壁,道:“你确定这里曾经有条通道?”

赵旺回过神,十分肯定的点头:“有,通道后面有一间很大的墓室,我当初进来的时候,是钻的一条山道,那山道就通向斗里,我是从北方的位置过来的,绝对错不了。”

他说的很肯定,但我却察觉到不对劲儿。

一条山道,恰好通向主墓室,这怎么看都觉得怪异,就算当初日本人把这个斗掏空了,他们何必还要在山崖里开一条道?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赵旺是个生手,显然没有意识到,一条山道直通主墓室,是一件多么违背常理的事情,但此刻我也没心思想太多,既然赵旺确定这里曾经有一条通道,那么现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地方有机关。

在赵旺离开后,这个机关肯定被谁给触发过,因此关闭了。

这个斗里,总共也就五个人,剩下的能触发机关的人,不是闷油瓶就是胖子和老。想到这儿,我顿时来了精神,立刻开始细细的查看耳室里的情况。

除了正中央的三口棺材,耳室两边的墙壁上,各有三排长明灯,长明灯里还有凝固的黑油,我试着点了一下,油灯扑扇扑扇的亮了起来,为了节约光源,我将蜡烛吹灭了。

除此之外,墙角的位置堆放着一些瓷器,奇怪的是,这里的瓷器比较完整,而且排列的很整齐,似乎从下葬以来就没有人动过。

我突然想到,赵旺说这其中的两具棺材都是他撬开的,也就是说,这三具棺材之前都没有开过棺,这就显得很奇怪的,按照小日本的贪婪,连人殉坑里的棺材都不放过,怎么会对放在耳室里的棺材动于衷?

难道这里的东西法吸引他们?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其中两具棺材,里面的尸体已经完腐烂了,发黄的人骨和破烂的衣衫裹在一起,散发着一阵恶臭。

看服装的样式,这两具都是女尸,而且头上还戴了金银头饰,手腕上有一对碧绿的玉镯,镯子已经有了黑沁,显然年代久远,没准还是个‘老漏’。

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不管在哪个朝代,一旦国家稳定了,就有人喜欢收藏古玩。明朝时期的人,就收唐宋时期的古董带在身上,遇上这类型的明器,行话里叫‘老漏’,从明朝墓里摸出唐代的玉镯,算是捡了个大漏。

我看了看赵旺,发现他目光完不在这两具女尸上。他跟了我两年,眼力劲不是没有,这么好的东西他都不动心,这小子,究竟是来找什么东西的?

这间耳室里,棺材与明器保存完好,为什么日本人没有动这个耳室里的东西?

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难道那些日本人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这间墓室?

这么一想,我突然觉得仿佛抓住了什么关键,但一时又理不清头绪。

墓室就在这里,日本人为什么没有发现?难道它跟海底墓的结构一样,也是一间可以活动的墓室?

我想了半天不得要领,干脆就不想了,管他小日本当初怎么想的,反正都已经死光了。我当即甩开那些杂念,开始慢慢摸索墓室的机关。如果机关门是在墙壁的位置,那么机关的动方位,必然也不会离的太远,当即,我招呼赵旺一起找机关,两人逐个逐个敲打着墓砖,墓室里回响着金属与石头敲击的声音,一下一下,听的人耳朵都有些麻痹了。

然而,就在我俩机械性的寻找机关时,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阵沉闷的声音,仿佛有什么巨石滚落下来,我和赵旺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便是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一股沉闷的风自背后袭来,墓室里的长明灯刷的一下,齐齐熄灭了。

顿时,我的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啊!”

赵旺吓的尖叫一声,猛的朝我扑过来,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哇哇乱叫,把我撞了个踉跄。

我本来被这状况搞的心肝一抖,赵旺突如其来这一下子,我顿时就懵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脖子上热热的。

他娘的……不是吧,吓哭了?

我赶忙摸出打火机点燃,往声音传出的方向一看,心脏顿时扑通一下,我们身后的通道……居然消失了。

赵旺还挂在我脖子上,双手卡的我连气都喘不过来,我脑子里乱哄哄的,直接就踹了他一脚,没好气道:“放开。”

赵旺抖了一下,似乎醒了过来,眼睛直勾勾盯着我手里的打火机,就跟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

我摸了摸脖子,上面湿乎乎的,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就这胆量也敢来下斗?我没管他,在之前开了通道的地方摸索一阵,敲击之下,后面传来沉闷的声音,墓墙比我想象中得厚实。

“我们会被困死的。”赵旺突然喃喃自语说出这么一句,紧接着便缩成一团,脸埋在膝盖里,两个肩膀一抖一抖。我顿时就一个头两个大,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我看不得男人娘娘腔的样子,这小子平时看着挺阳光的,也不知之前受了什么刺激,现在抽抽噎噎,就跟被皇军强奸的花姑娘一样,肩膀一抖一抖,看的我内心烦躁。

后我伸出腿踢了踢他,道:“行了,行了,别这么晦气,我还没死,别急着给我送终。”赵旺似乎在说什么话,声音很小,我没听清,踢了他两脚,也不见有反应,我心道不好:这小子别是被吓傻了吧?这么勤的伙计,以后可不好找。

我赶紧蹲下身,结果就听到他神经质似的,一个劲儿喃喃自语:“我不想来的……好多鬼……不想来的……呜呜……”我低头听了半天,也听不出个所以然,后想起以前听老人说,有些人受刺激迷了心智,只要在他后脖子上掐一把就能醒过来。

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在赵旺后脖子上狠狠拧了一把,结果就见他兔子一样,猛的从地上蹦起来,嘴里大叫:“王八蛋……他娘的你……”粗口说到一半,他看到我,立刻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哆哆嗦嗦叫了声:“邪哥,不是骂你……”

操,不是骂我是骂鬼啊!

见他清醒过来,我也懒得计较了,现在与其去安慰一只倒斗菜鸟,不如想想该怎么出去。我蹲下身,摸了摸先前所敲得那块墓砖,似乎是敲到这里,变故就发生了。

难道是这块地方有机关?

n

台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赤峰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来宾治疗早泄费用
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赤峰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