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巴曙松人民币汇率波动下要非常审慎使用资本

发布时间:2019-08-14 19:34:46
巴曙松:人民币汇率波动下要非常审慎使用资本项目管制 香港交易结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图片来源:东方IC 6月13日 ,2016陆家嘴论坛举行全体大会,与会嘉宾围绕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与宏观政策协调等主题进行演讲。 香港交易结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在美元走强的背景下,要非常审慎地使用资本项目管制。“有汇率贬值压力的时候,草率地推出资本项目管制,结果导致国际市场的贬值预期和因为资本项目管制导致本国市场的恐慌形成的叠加,本身对金融市场产生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巴曙松说。 他指出,“811汇改”至今,人民币在有贬值预期的情况下基本平息了贬值预期。人民币汇率水平的灵活调整,央行及时入市干预,防止短期过大浮动的波动,加上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的清晰预期,共同支撑了人民币汇率成功应对这一轮贬值的预期。 巴曙松认为,要提高国际投资者的占比,使得市场更加多元平衡,要深入了解国际投资者参与中国在外市场的投资,哪些是阻碍他们的交易的障碍。“根据我们跟大量的机构交流的结果,有些是监管的、合规的技术细节,比如说一个大的资产管理机构要投中国的在岸的债券市场,所注册的监管机构会要求他在所交易的市场清算、结算机构,要取得监管机构的资质。”巴曙松说。 以下为巴曙松讲话原文: 当前的全球经济金融形势的时候,不能不讨论美元的波动周期。在讨论美元的时候,大家经常用的一句话就是,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是你们的问题。我们从美元的汇率波动周期来看,在美元走强的阶段,通常会导致当时的新兴市场或者说几个新兴市场出现比较大幅度的波动。所以,现在我们在看到美元走强的时候,新兴经济体又面临类似的问题。 从短期应对的角度来看,站在新兴市场的角度,有些经验可以汲取的,怎么样更好地应对。就当前美元走强的背景下,国际经济、国际金融政策的协调,包括站在中国的角度,金融政策的选择谈几点看法。第一,在美元走强的背景下要非常审慎地使用资本项目管制。 此前在美元走强的背景下,因为有汇率贬值压力的时候,草率地推出资本项目管制,结果导致国际市场的贬值预期和因为资本项目管制导致本国市场的恐慌形成的叠加,本身对金融市场产生的冲击是非常大的。所以,灵活的运用汇率的调整,而不是草率地推动资本项目管制,是在此前多轮美元走强周期下,新兴经济体非常重要的一个教训。 怎么正确解读“811汇改”到现在,人民币在有贬值预期的情况下,基本平息了贬值预期。我个人认为很重要的一个经验就是非常审慎地对待各种资本项目管制的建议,没有草率地推出资本项目的管制。实际上我们看到在“811汇改”之后资本项目的开放还在审慎平稳的推进。所以,这一政策的导向就给金融市场提供了非常稳定的政策预期,只不过开放的方向强调了流量的平衡和控制。 那就是资金从国际流到国内相关的开放力度适当大一些,可能对资金流出的渠道开放的力度审慎一些。但总体从政策导向来看,整个资本项目开放的政策信号是非常清晰的。这样就在人民币本身汇率水平的灵活调整,央行及时的入市干预,防止短期过大浮动的波动,加上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的清晰预期,共同支撑了人民币汇率成功应对了这一轮贬值的预期。 大家可以设想一下,从去年年初人民币汇率6.05,6.06,现在6.5、6.6左右,人民币汇率水平的调整,加上清晰的、稳定的政策预期,才是中国能够平稳应对美元走强周期很重要的方面。第二,在讨论资本项目开放的时候,要避免陷入两极的看法。一极就是放开,一极就是管制,即使本国金融结构出现严重的失衡,即使开放可以调整失衡也把门关上。 在这中间还有选择的道路,能够达到开放的目的同时也能实现对资金进出的有效监控。比如说目前来看有两点,第一个沪港通这个模式,沪港通模式实际上是一个在上海市场和香港市场建立的、封闭的、透明的天桥一样,资金的进出、买卖,整个交易过程封闭、可追溯。所以,它是一个可控的、渐进的开放模式,运转一年多来,这种开放不是简单的说完全的封闭或者完全的开放,使得我们对资本的流动失去控制。 我们看到运行非常平稳,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中国的资本项目开放,还有更多的可操作性的选择方案,既可以达到开放的目的又能保证整个开放过程的可监控,对市场的冲击在可控的范围内。所以,从沪港通的模式来看,具有可拓展性,比如说进一步拓展到深圳市场、拓展到债券市场,拓展到商品市场,这一点是值得我们总结的经验。 同时,资本项目的开放,不是一个单向的过程,而是双向开放的路线。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每届陆家嘴论坛都会讨论,比如说怎么来争夺定价权,争夺人民币的定价权,怎么争夺大宗商品的定价权,怎么争夺固定收益的定价权。这个过程原来花比较多的精力设计方案,是希望通过把国际的投资者、国际的资金吸引到在岸的市场。比如说通过自贸区,通过其他的特殊的国际板等制度设计。 但目前在实际操作里面,这一方向的开放在当下,在人民币没有完全实现可兑换的背景下,推进碰到了很多的障碍,比如说资金跨境的流动,结算、清算。再比如说债券,还涉及到要想吸引足够的国际投资者来使整个债券市场投资主体更加多元化。现在的债券市场大幅的开放,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但实际上也就是300多家国际的投资机构,整个交易量不到2%。 所以,要提高国际投资者的占比,使得市场更加多元和平衡,要去深入了解这些国际投资者本身有这个意愿来参与中国在外市场的投资,有哪些障碍在阻碍他们的交易。根据我们跟大量的机构交流的结果,有些是监管的、合规的技术细节,比如说一个大的资产管理机构要投中国的在岸的债券市场,所注册的监管机构会要求它在所交易的市场清算、结算机构,要取得监管机构的资质。 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可能很难一家一家申请各地的监管机构资质。所以,怎么把香港市场利用好,香港清算结算机构都具有各个国家的资质。通过在香港建一个债券的平台,克服这个障碍,再进入国内的债券市场,相信会对国内的投资者多元化,吸引海外投资机构,能够极大的化解技术的障碍。所以双向开放还包括国内很多的大宗商品,交易量、流动性很大,但国际影响力非常有限。 一方面是想把国际投资者引进来,但引进来的过程看障碍挑战很大,还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向,把国内的产品放到海外市场去挂牌,让国际投资者交易这个产品,因为用现金结算,在岸的影响很有限,最后收敛到在岸价格,无形中扩大了中国市场上形成的商品价格的国际影响力。第三,在当前全球金融市场背景下,有一个趋势特别值得关注。 我看了一下这几天的议题涉及不多,但实际上在全球金融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讨论,在互联金融进入调整期之后,越来越多的资金开始关注互联金融。国际金融市场进入调整期,开始在收缩,全球主要的金融中心,比如说纽伦港,在经济扩张时期是不断地拓展新的业务领域,新的业务增长点。而互联金融使金融业对外扩展碰到了约束,开始向内重组自己的架构。 小孩脸黄怎么办宝宝不消化怎么办小儿脾胃虚弱怎么食疗大面积脑梗
中风后复发的症状
灯盏细辛是治什么病
有血瘀气滞的人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